您当前的位置 : 西青信息港 >> 生活 >> 文体
西青融媒记者俄罗斯寻画记(二)
来源:西青信息港 编辑:韩璐 日期:2021-10-08
内容提要:驰名中外的杨柳青木版年画不仅是天津西青杨柳青的地域明珠,更是享誉国际的世界艺术瑰宝。早在一百多年以前,英、法、美、日包括俄罗斯等许多国家的各大博物馆里都收藏大量杨柳青木版年画,更有许多汉学家在研究、传播杨柳青的年画文化。

  驰名中外的杨柳青木版年画不仅是天津西青杨柳青的地域明珠,更是享誉国际的世界艺术瑰宝。早在一百多年以前,英、法、美、日包括俄罗斯等许多国家的各大博物馆里都收藏大量杨柳青木版年画,更有许多汉学家在研究、传播杨柳青的年画文化。2015年7月5日至7月13日,西青区派记者与天津广播电视台国际频道联合组成“美的溯游”采访团,抵达遥远的俄罗斯,历尽艰辛磨难,一路探寻杨柳青年画与俄罗斯深厚渊源和鲜为人知的故事。寻找到了3000多幅珍藏在那里的一百多年前的杨柳青年画的珍品。许多年画在国内已经绝迹,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难以估量。这个栏目里的系列文章是根据采访团成员西青区融媒体中心记者马晓熹的采访札记精选改编而成的。

  7月6日,因为有时差的问题(圣彼得堡比北京时间晚五个小时),这一夜起来实际上感觉还在北京时间的夜里,虽然不舍得起床,但拍摄有任务,并不是旅游,每个人的神经从早上就开始绷紧了。

  7点多的圣彼得堡,空气清凉到沁人心脾,推开临街的窗口,行人步履匆匆,今天的阳光非常明媚,拍外景想必也会非常美丽。

  在酒店用过早餐,翻译小潘已经在楼下等着我们出发了。小姑娘非常有活力,对我们的机器设备也非常有兴趣。用她的话说:“这是进了剧组呢。”而也因为我们的装备,就连酒店前台两位美丽的俄罗斯姑娘都频频向我们微笑。谁能想到,这之后我们的杨柳青年画还真的吸引对方参与到我们的拍摄中来了,这里先按下不表。

  冬宫的美是一种张扬的美,因为这里曾经作为皇宫被使用过,因此,这座建筑上的每一处雕塑都带有皇族的味道,富丽堂皇。而冬宫广场的气魄和规模更是令人吃惊,有意思的是,这里的全部建筑虽然看上去非常和谐,但其实却是在不同时代、由不同建筑师用不同风格建造起来的。比如为了纪念战胜拿破仑,那根树立在广场中央,高47.5米,直径4米,重600吨,用整块花岗石雕成的亚历山大纪念柱就与冬宫和对面的圣彼得堡海事总部完全处于不同的年代。这根纪念柱不用任何支撑,只靠自身重量屹立在基石上,顶尖上是手持十字架的天使,天使双脚踩着一条蛇,这是战胜敌人的象征。纪念柱下是许多休息的游人,我们的外景拍摄也选择了这里。

  站在冬宫的外围,你会不由自主地赞叹这里的美轮美奂,这座由意大利著名建筑师巴托洛米奥·拉斯特雷利设计的建筑是18世纪中叶俄国巴洛克式建筑的杰出典范,中央稍突出,有3道拱形铁门,入口处有阿特拉斯巨神群像。宫殿四周有两排柱廊,气势雄伟。

  冬宫与英国的大英博物馆、法国的卢浮宫、美国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并称为世界四大名博物馆。这里有艺术藏品270多万件,据说要一件一件的看下来需要花费27年时间之久。而这其中,杨柳青木版年画作为中国民间传统艺术的代表就被收藏在这里,并且有上百幅之多,其中不乏珍品与孤品。然而,杨柳青年画属于冬宫馆藏品,一般不随便向世人展览,我们想要采访的请求虽然已经申请提交,但却并没有得到最终批复,必须耐心等待。

  之后,我们的记者兵分三路,一路由记者王煜铭带着翻译小潘前去冬宫内部确认对方是否收到申请函,是否可以确认采访。另两路记者分别前往冬宫的前后身进行出镜导语与外景拍摄。

  阳光明媚,冬宫外的游客非常友好,一些中国游客在听到摄制组是为了杨柳青年画前来冬宫采访的,都对我们竖起了大拇指。

  然而,等外景与出镜导语都拍摄完毕之后,我们再次汇合,王煜铭老师却告诉大家这样一个消息——之前的申请因为某些不可控因素,其实并未送达馆内领导,我们必须尽快重新申请一份,晴天霹雳!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除了重新申请,重新等待之外,无路可走。

  然而,干等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的采访计划还有其他,为了实现最大效率利用时间,我们决定吃完饭后兵分两路,一路人马在冬宫继续守候,另一路人马到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去进行前期沟通。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是研究俄罗斯与中国、日本、朝鲜半岛的关系及上述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历史、哲学、文化、民族等问题的研究所,该所的中国学、日本学研究实力雄厚,在俄罗斯国内和国际上都具有重要影响。而俄罗斯著名的汉学家、科学院院士鲍里斯•利沃维奇•李福清生前就在此工作过。李福清先生,一生都在致力于研究中国文化,而且研究范围相当广泛,其中包括中国民间文学、中国古典小说、中俄文化交流史等等,他在中国年画的研究领域更是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他曾与著名作家冯骥才先生合作出版过一本《中国木版年画集成•俄罗斯藏品卷》,其中大部分作品为杨柳青木版年画。对于这样一位对杨柳青年画研究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俄罗斯学者,我们又怎能错过寻访他工作过的地方呢?因此,午后两点,简单的吃过午饭后,小潘就带着王煜铭导演出发了,而赵玮作为女摄像师一路跟随拍摄,记录沟通过程。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距离冬宫并不算远,步行20分钟左右就可到达,该所位于冬宫后的涅瓦河边。涅瓦河既是圣彼得堡的母亲河,同时也是这座城市最美丽的景观河之一。我们在步行途中一边欣赏着涅瓦河的美景,一边留心寻找着来此取景拍摄的最佳点位。

  涓涓河水、徐徐清风,有如此美景相伴,我们本来心情极佳,但到了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之后,心却凉了半截。因为跟馆内的工作人员沟通后出现了与冬宫相同的情况,研究所方面并未受到早些发出的拍摄申请函,而且所内的主要负责人也在此假期时间出去度假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深受打击,因为民族文化的差异导致了我们来的时机并不是很好,但事已至此我们必须打起精神来抓紧一切时间进行补救。研究所为我们留下了联系方式后,我们就火速赶回冬宫,与另一组人马汇合。

  等到大家再次汇合,已经是晚上7点过了,吃过晚饭回到宾馆,已经打了几十个国际长途进行沟通的记者霍五月老师开始重新草拟申请函,小潘将在今天夜里将申请函进行翻译重新发给冬宫,我们的采访仍然在等待。

  由于陡生变故,这天晚上摄制组进行了第一次选题策划会,商量明天的拍摄计划。而由于圣彼得堡是俄罗斯的文化与艺术中心,因此这里有众多非常出名的艺术院校。小潘推荐给我们她的母校:俄罗斯国立师范大学的美术系,据说在这个系的任课教师中,就有与中国文化渊源极深的俄罗斯人民画家。

  这里要额外解释一下,人民画家在俄罗斯是由总统钦点,被十分推崇的一个荣誉称号,这一称号是对某位画家其学术、艺术和社会影响力的综合评定,是俄罗斯国人认可的相关领域内艺术家的最高荣誉。

  因此,听说有这样的人民画家,虽然现在正值暑期,学校也已经在陆续放假,但我们的一路记者还是决定明天带着小潘去学校碰碰运气,看是否能就杨柳青年画艺术与中国传统艺术为题对学校里的老师进行采访。另一路记者则计划继续前往冬宫进行采访确认,毕竟登门造访更容易让对方感到尊重,得到对方的好感。

  今天的晚饭是酒店后面的一家小餐馆,每位记者都边看图边比划地点好了餐,虽然拍摄并不顺利,圣彼得堡的气候属于太阳出来很晒,云朵一来又很冷,整整一天,我们背着沉重的摄像器材到处走动,多少显得有点狼狈,但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里都憋着一口气,必须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天津西青)

原标题:
分享到:
相关新闻

Copyright (C) 2000-2018 xq.net.cn
本网站由西青信息港版权所有 西青信息港数据中心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2-27919129 | 举报邮箱:xqxxg2017@163.com | 涉未成年人不良信息举报邮箱:xqqrmtzx04@tj.gov.cn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备案编号:津备2009001 津ICP备17006886号-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2120180021 津公网安备 120111020008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