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返回首页
 联系方式

  西青信息港新闻系统文学鉴赏 → 文学鉴赏

白面稻米唤乡情
作者: 李珍奎

        (一)
  
        第六埠村在西青区,临子牙河、大清河、独流减河三河交汇处而踞,不乏逝水。曾逢子牙河、大清河洪涝年代,上游定是暴雨成灾,灾流湍漩直下,自太行山脉而来,流经冀域,皆集减河顺势而向渤海,却先在第六埠村下东淀形成闹水。彼时波浪浩瀚,一望无边,整个东淀,时成汪洋。如此,第六埠村人总要等上一些时月,待到洪水落去,田野铺陈大片的土地由得滋润了,肥沃了,大家赶紧秋分时节平墒播种,保证来年的小麦丰收。

  第二年,东淀麦子真的一片大好金黄。丰收的时候来到了,那时生产队的社员们个个精神十足,急渴渴地迎接三夏(即夏收、夏种、夏管),实际上是盼望早日缓和和结束缺粮的饥荒。俗话说:芒种三天见麦茬。人们只要那么一嗓,便都“嚯嚯”磨镰,擦拳搓掌,直跟着队长到地里抚摸和掂量几回回麦穗。大家说:队长,都熟有九成了。队长说:差一成也不行!于是社员们都各自回家呵斥屋里不断喊饿的孩子们,说:连几天的饿都忍不住,以后怎么能长成出息?再等几天!这几天就觉得很长,但该来的也来了。队长发下话来:明天开镰吧。先割风水地的那几十亩。命令一下,社员们疯也似地扑向风水地“嚓嚓嚓,嚓嚓”,一天割下的麦头子便几车拉到了场上。男人们在地里收割,妇女们在场里破个子(麦捆)、抖晒、翻场、碾轧、起堆、扬粒。粒扬净后,颗粒饱满。灌袋入库,请示上级以后,就按口粮预分到户了。

  接着,村里的磨坊就百百千千地忙活。磨工们加班加点连夜地把面挨家挨户磨了出来。整个村庄立见炊烟袅袅,灶火燃燃。锅台的旁边早围满了几个兄弟姐妹,等锅一打开,孩子们早也盼、晚也盼、盼穿双眼的馒头终于亮相。此时,手捧白花花软绵绵的馒头,一口咬下,香喷喷的那个滋味和感觉,真是一生的最好享受了。

  这都是我亲身经历的情景。其实,我也是曾经站在锅台旁等待馒头出锅的那些孩子们中的一个。是啊,有许多的往事总是不会轻易地从心底里抹掉的。直至今日,多少年过去,弹指一挥间,说到这里,我已是年过花甲了。

  (二)

  由馒头的这事,便突地又想起稻米的事来。曾听到老人们说过,第六埠村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初,本来是一水一麦的,年年来洪水,洪水落下,便年年种小麦。当然,每年人们都不缺馒头吃。但社员们也奢侈不起来,就常常将细粮去换粗粮。记得是一九七一年的事,公社通知下边的生产队都要种几亩的稻谷。自从一九五八年之后,第六埠村已经十几年没有种稻谷了,家家户户都几乎忘了稻米的滋味。稻谷种的要晚,插秧总在立夏前后,秧苗生长期间不能缺水,好在第六埠村本来是个不缺水的地方。由此那一年的稻谷种的十分成功。因为项目又是闲湿地植种,收获不算作交公粮的范畴,所以社员们每家都分得了一定数量的稻米。

  分得了一定的稻米,起初有的人家舍不得动用,觉得在或年或节的时候才能吃,也有些经不得享用的人家,想不了那么多,干脆就把一袋子的稻谷扛到磨坊。当珍珠般的大米在灶锅里熟成以后,黏稠之中的香气冲腾而来,破窗而去,一下子就弥漫了四邻。

  我家很长时间“按稻不动”。此时,我又长大了一些,虽然心里也免不得渴望打打牙祭,总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终于爸爸妈妈一番商量之后,在冬至的那一天才给我们脱了二三十斤的大米,焖了一锅的米饭。那次米饭我记得母亲是按定份分给我们的,不随便吃。可以说吃那次米饭的感觉真似品味珍珠一般,即使现在也说不准是如何一个清香。改革开放多少年了,我们早已习惯了,我们吃过了多少净米白面,包括天津小站的稻米、辽宁盘锦的稻米或者其它的香粒稻米。可无论如何,再也没有那一顿米饭的回味。

  后来,我记得那些无脱的稻米都在生产队里统计,集在一起去西乡换来了许多的玉米、高粱及红薯。一斤稻米可换三斤玉米或者五斤高粱或者十斤红薯,为的是保证队上社员各家全年都有粮食吃。于是大家都打算着来年再多种些水稻,跟队长说,队长也很同意。

  谁知,这一年还没过完,生产队里开会就传达了通知,说各生产队都要抓好粮食的增产增收,夏种要种玉米杂交,要种高粱杂交,因为杂交能提高产量。水稻,再也没种。

  (三)

  2017年,也就是去年秋末的一天,与那时已是整整过去四十五年的光景了。我回家看看的时候,意外地听说第六埠又种起了水稻。仔细了解,原来在第六埠大清河河南的地里种植了大片水稻。大清河水原本丰裕,流经的岸边也无污染,清澈透明,真是太适合种稻了。其实,大清河水以及大清河南土地,那早是我儿童生活莫过最熟悉的地方了,现在听说种了水稻,当然更有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我便想起了少时吃过的那一次大米饭,那是记忆中最深刻的家乡稻米香哪!总觉得犹在昨天。于是,我决定要亲自到那里去,再看看久违的大清河,再看看久违的大清河南的那一片土地。当我来到那里的时候,大片的稻子已收割完毕。走进大清河岸下的稻田农场,见大垛的稻谷如山一般码在场院之内。原来,第六埠人多日清草、整地、灌水,奋战二十天,后来又购得优秀品种,育苗播秧,请了专业人员指导,机械化操作。整地,插秧,收割。村民按人口都分到了大米。

  其实,现在人们吃饭也多是细米白面了,米饭已不再是稀罕的食物了。但是对于第六埠人来说,这是家乡的大米啊!滋味自然不同啊!

  我也要为家乡又产大米而欢欣,一种亲切乡情不断地在我的内心涌动。我也讨了几斤米,回到家里便迫不及待地让老伴蒸熟了,像一九七一年吃那一顿米饭一样,一粒一粒得数。

来源:聚焦西青 编辑:韩璐
阅读:170
日期:2018-1-5

【 双击滚屏 】 【 收藏 】 【 打印 】 【 关闭 】 【 字体: 】 
上一篇:天津日报社论:坚定不移推动天津高质量发展
下一篇:南方降雪"拦停"多趟高铁 津城周六或有零星降雪

  >> 相关文章
 
  ·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 大力推进网络强国建设
  ·一本书读懂习近平新闻思想
  ·西青区委网信办开展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专项检查
  ·巾帼心向党 玫瑰留余香 西营门街举办串珠工艺技能培训
  ·京津冀公立医院首次联合采购耗材 每年节约超8亿
  ·华北黄淮高温彼伏 22日北京天津高温暂退
  ·西青区开展安全生产月宣传咨询活动
  ·西青区开展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专项巡察 不作为不担当机动式巡察动员部署会
 
 
         Copyright?2001-xq.net.cn All Right Reserved    
制作与维护:西青信息港数据中心 Tel:022-27932843     地址:中国天津西青区文化路4号(300380)
津ICP010081 建议使用800*600分辨率浏览器